天天新报

在王安忆的小说《天香》里,昔日上海有处“天香园”,书画入绣天下一绝。“天香园”原型即是沪上明代名园“露香园”,后因战火被毁,盛景不存。在上海近期的旧区改造中,地处老城厢历史风貌保护区的露香园地块,未来将成为上海旧区改造的经典案例。 

  旧城改造免不了要拆旧建新,荒废多年的露香园正待改造,而有些已损毁的历史建筑如今已是面貌一新,前不久计划联合申遗的黄鹤楼、岳阳楼、滕王阁等“中国十大名楼”,虽然多半是原地重建或是选址重建的现代建筑,但还有着“组团申遗”的念想;无独有偶,在前不久的大运河申遗考察汇报会上,考察组指出在申遗过程中要注意对古建筑古文物的保护,不能因为过度追求城市发展速度,打造出太多的仿古建筑,影响到原生态。 

  不仅历史名胜如此,各地名城也不甘寂寞,眼下全国有几十个历史名城欲巨资复建,云南要建“七彩云南”古滇王国文化旅游名城,陕西启动“回到明朝”古城修复工程,湖南要依托古城新建“烟雨凤凰”……有些古城重建有着较完整的规划,对“拆”与“建”的利弊得失有着比较清醒的认识;而有些城市则信奉“不破不立”,把文化遗存阻碍城市建设的困惑,视为“投鼠忌器”的束缚。 

  无论是“申遗”还是“名城”,很多项目都是先高调贴上“标签”,但在过程中却会遇到现实的难题,结果使这些名楼名城成了争议的焦点。中华文化泱泱千年,自然景观况且沧海桑田,何况是古城名楼。用最朴素的观点来看,“拆旧”是为了城市发展,“仿古”是为了文化再造,但文化恰恰不是再生资源。不复存在的“露香园”可以改造,而对于那些现存的甚至还在使用之中的文化遗存,改造就要慎之又慎。 

  最近还有一则新闻,作为“圆明园文物回归形象大使”的影星成龙向圆明园管理处捐赠了道具“十二兽首”,这事作为电影的宣传噱头还凑合,要真把这些仿制品当做古董可就贻笑大方了——就像王安忆笔下的“天香园”,有些已经永远消失的胜景,还是让他们沉睡在美好的传说和回忆里吧。

http://www.xwwb.com/web/wb2008/wb2008news.php?db=7&thisid=123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