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信息时报   作者:严歌苓

2011年5月12日,严歌苓全新长篇小说《金陵十三钗》在北京召开了新书发布会,而在此前,张艺谋就亲自执导由本书改编的电影《金陵十三钗》,被誉为 张艺谋2011年度大片,并有第83届奥斯卡金像奖得主克里斯蒂安・贝尔倾情加盟,投资高达6亿元人民币,成为中国有史以来投资额最高的电影。

2011年初,导演张艺谋宣布开拍电影《金陵十三钗》,并且在发布会上透露该剧酝酿了3年才正式开拍,制片方张伟平也对《金陵十三钗》充满了信心,期待该剧能够冲击奥斯卡金像奖。

作为作者兼编剧,严歌苓此次出版新书《金陵十三钗》很容易就被人联想到与张艺谋的电影有关系。不过,严歌苓对电影的细节守口如瓶,只是称自己在南京看过剧组搭的景,也看过贝尔的表演,对于具体的细节一点没透露。

由于小说晚于电影剧本出炉,所以,很多人猜疑这本小说,到底与电影剧本有多大的关系,不过严歌苓却表示,书和电影完全是独立的,甚至没用电影中的一句台 词。“每个人对电影的期待和对书的期待都不一样。而且从法律上说,我不能用电影里的任何东西,电影里所有的情节、对话、细节都属于花钱的人,我的那一块创 作力是被雇的。而小说属于我自己,是一个重新创作。”

在新书发布会上严歌苓向现场读者,解读了《金陵十三钗》的创作缘由,以及为什么从中篇小说扩展为长篇小说。

一面是残酷,一面是美丽,我才能写

谈起《金陵十三钗》的创作缘起,严歌苓说:《金陵十三钗》的准备花了好长时间,因为我觉得在海外的华人比在国内的华人更爱国,因为在海外的华人不管怎么 样,多多少少都有点受种族歧视,所以这种民族自尊总是非常非常敏感。那么对于日本侵华史或者对于南京大屠杀事件的纪念或者搜集资料,都是一直在做,所以我 从1993年,1994年开始参加南京大屠杀的纪念活动,他们搜集到,因为从国外搜集南京大屠杀的各种照片,各种资料,包括16毫米的电影,胶片,都比国 内要容易,所以他们的资料很全,每次看完这些图片展,我参加这些集会,都有一种冲动,就是我特别想写一部关于南京大屠杀这个惨绝人寰的大事件的一本小说, 一直到后来觉得愿望还是实现了,因为我要是真的去写大屠杀可能也写不了,我必须要有一个凄美的故事,一方面是残酷,一方面是美丽,我才能写,这是我个人审 美的一个选择。

小说跟剧本完全不同

严歌苓说,作品之所以叫《金陵十三钗》,是因为“十三”是一个不祥的数字,这个数 字预示着南京城的悲剧,也是中华民族的悲剧,同时也预示着主人公所面临的巨大悲剧。而她最初创作的《金陵十三钗》,原先只是一部中篇小说,而现在最新出版 的《金陵十三钗》这个版本里面,则是从以前的中篇扩展到长篇小说。

说到为什么要扩展,严歌苓解释说:这是她第一次将自己的作品进行扩展 写作,主要原因是,在与张艺谋导演的合作过程中发现,很多内容需要重新书写,而这就需要大量史料和史实的掌握,这部全新的长篇就是根据最近收集到的大量史 实,充盈丰富的一部长篇。同时,这部作品被国外六家不同语种的出版社购买了版权,而作为中篇小说出版,容量不够。

同时,根据自己对史料 的重新发掘,了解到1937年南京大屠杀中日军对中国战俘的欺骗与屠杀的全过程,以及埋尸队的情况和他们从拯救幸存者到出卖幸存者的事实,让我不得不对人 性进行全新的思考,对作品的内容进行地大量的调整和修改,以期更加全面的展现那一段民族的苦难史,以及小人物在面临大悲剧时所表现出的人性最根底的残忍与 可悲。还有一个非常幸运的事情,“我爸爸的姨夫,是当年国民党的一个医官,负责伤兵的撤离,但他自己却没有办法撤退,最后他留在了南京,化装成一个老百 姓,藏在美国大使馆,就看到有变节的中国人指认过去国民党军队的官员,他们没来得及撤走,还在做一些善后工作,有些人就被认出来了。我觉得这些情节很重 要,就写到了现在的长篇小说里面。”

另外,她在长篇小说里加了这样一节,就是后人对她们下落的追寻,比如说,“我对这几个妓女最后的下 落和是不是藏了暗器,对付这样的如狼似虎的占领军,她们能干什么,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非常悲惨的行为,但是因为她们为了拯救这些女学生,他们这样去了,作为 女学生的后代,比如我,我对这样一群女人,为了我们牺牲的女人,所以我在长篇小说里我有这么一笔,写到后人对他们的追索和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