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娱乐讯 严歌苓,享誉世界文坛的华人作家,是海外华人作家中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以中、英双语创作小说,其作品无论是对于东、西方文化魅力的独特阐释,还是对社会底层人物、边缘人物的关怀以及对历史的重新评价,都折射出人性,哲思和批判意识等。代表作品:《金陵十三钗》、《小姨多鹤》、《第九个寡妇》、《赴宴者》、《扶桑》等,她几乎每一部作品都获得了各种国内外文学大奖。

在昨天电影《金陵十三钗》的开机现场,一位气质优雅的女士格外引人注目,她就是专程赶来参加开机仪式的小说原作者严歌苓女士,她同时也是电影《金陵十三钗》的编剧之一。

严歌苓女士在发布会后接受了主持人曹可凡的专访,她表示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来到现场参加一部电影的开机仪式,是因为“这是一部非常重要的电影,非常令人期待”。

关于小原作,关注南京大屠

曹可凡:我特别想知道您当时是怎么样的一个契机来写《金陵十三钗》这部小说的?

歌苓:这是十几年前的一个故事,因为我对南京大屠杀始终很关注,在海外每年都有纪念大屠杀的海外华人集 会,我经常去参加。在1995年我来南京参加一次全世界纪念南京大屠杀的大集会,我就想要为南京大集会这个事情写一个东西,所以我就把这个最早起源美国精 灵女校校长的日记放大了。

曹可凡:你在写的时候是不是就想在大银幕上把它更立体的承现出来?能够更好地展现那段残酷岁月当中很多人性的光芒?

歌苓:是的,我觉得战争是一个特别奇怪的契机,是很多人格在和平时间不能够展现的一些角落,突然就发生了裂变,这就是一些最平凡的人突然展现最高贵的东西,这就是最开始想让我写这个故事的这个灵感。

关于作,合作很荣幸

曹可凡:当你第一次听说张导演想把这部小说搬上银幕的时候您的反应是什么?

歌苓:非常荣幸!我觉得张导演做这个电影的话,对于我们民族的记忆是一次重新唤醒,会使全世界更加关注这件事情。

曹可凡:刘恒先生有一句非常有趣的话形容你们之间的合作:他在你的小说上动手动脚。这部电影同时吸引了两位一流编剧的加盟,你如何看待你们之间的合作?

歌苓:我很少认为自己的东西是不可碰的。因为我觉得从小说到电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艺术形式。这一次,我们对于小说几乎进行了一次再创作,可以说小说的内容在剧本里面只占到三分之一的份量,我们做了很大的改变。用张伟平先生的话说,它要拍出中国人的血性,要有抗争,有宏大的战争场面。所以,改变小说原有的东西,我是看的很开的。

曹可凡:和刘恒老师的合作是不是很默契,你们俩是怎么分工做这个本子的?

歌苓:刘恒是我非常尊重的一个编剧,他编剧的很多作品其实我都是读过的,我的案头也有他的一些剧本。他把戏剧架构打造得非常结实之后,导演要我加进去一个女性的视角,特别是小姑娘这样的一个视角,所以我们应该说是各尽其能了,我想可以做到精彩纷呈。

曹可凡:张艺谋导演说《金陵十三钗》的剧本是他20年来碰到的最好剧本,我觉得他说这句话的神情就像母亲马上要分娩的那种兴奋感,你怎么看导演的这番评述?

歌苓:母亲很难分辨自己的孩子好坏,因为她天天看着孩子有时候难免迟钝。所以,导演面对自己的孩子,还有这样的自信,对剧本有这样的期待,这是最好的事情!也更让人期待拍成电影之后的作品。

曹可凡:那这次张艺谋导演请了好莱坞一线的演员克里斯蒂安·贝尔,克里斯蒂安·贝尔是位非常勤勉,非常有创造力非常craetivity的演员,他来演你的笔下约翰这样一个人物,你有什么样的一个期待,在这之前你有没有看过克里斯蒂安·贝尔其他的一些戏?

歌苓:我看过Batman。(《蝙蝠侠》)。我觉得他(对《金陵十三钗》)提了一些非常专业的建议,而且对这个作品非常喜欢的一个人。

曹可凡:为什么能看到他喜欢这个电影?

歌苓:比如对人物的戏应该增加什么,比如他觉得妓女翻墙的时候掉到教堂的应该做些什么,他提的一些非常细小细腻的建议,证明这个演员已经非常投入到这部电影中了,这是个非常好的现象。

关于造,拍世界一流中国影令人鼓舞

曹可凡:张伟平先生有一个伟大的目标,要用一个国际一流的团队,来创造一个具有世界一流水准的中国电影,你怎么看待他的这个想法

歌苓:我觉得这是一个突破性的行为,我觉得世界对于南京大屠杀,特别是日本人到现在都不承认,用这样一个世界团队来做,使世界人民对这件事情的记忆,和对这件事情的反思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这样一种抱负,不管从文化上,还是在艺术上都特别鼓舞我。

曹可凡:其实中国电影工业有很大发展,但中国电影在海外能够突破亿元美元的除了张艺谋依然是绝无仅有,你觉得中国电影走向世界最大的瓶颈和阻力在什么地方?

歌苓:我觉得有很多东西从语言上到文化上都是不可翻译的,比如我们的幽默和西方人的幽默。还有就是从政治 到经济上的原因,导致难以得到世界关注,现在中国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都强大起来,他的文化必然是要被注视。所以,以中国的角度,中国的文化来看事情,来表达 感情,并得到世界的认可,这是《金陵十三钗》正在做的事情,现在是万事俱备,只等电影作品的完成,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是一次走向世界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