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文學對談
大陸知名作家莫言(左)來台參加兩岸圖書交易會,與台灣作家駱以軍對談兩岸文學。
記者陳宛茜/攝影

大陸作家莫言,昨天應兩岸圖書交易會之邀,來台與台灣作家駱以軍對談兩岸文學。莫言認為,在語言、現代性和文學技巧方面,台灣都比大陸成熟;但大陸文學的特點在生活的獨特性,與「人在苦難中造成的命運感」。

「好的小說,應該超越政治!」莫言一九八○年代開始閱讀台灣文學作品,他表示,朱西甯、司馬中原等人的作品中有大量關於大陸生活的描寫,他讀來倍感「親切」。同樣出身軍旅的莫言,自謙是這些軍中作家「寫作的後繼者」。

談到兩岸文學差異,莫言指出,台灣「寫作準備相當充份」,既大量閱讀西方作品,也「不間斷繼承中華文化」;大陸卻歷經文革的破壞摧殘。因此台灣在語言、技巧、現代性方面,都比大陸成熟。

改革開放卅年來,大陸經歷「補課」階段,迅速吸收西方文學養份,莫言認為如今大陸文學「可進入世界一流文學之林」。而曾割裂文化的文革也轉成作家養份,駱以軍便認為,莫言、王安憶這輩「黃金世代的作家」,「最大的資產是文革!」

莫言也同意,文革的苦難構成大陸文學的特點─「人在苦難中的命運感」。莫言作品常寫「文革的歡樂」,他說自己是「從歡樂寫苦難,用歡樂來解釋文革的苦難,構成高超的藝術手法」。

兩岸文學聲勢在一九九○年代此消彼長。駱以軍說,他大學開始讀莫言,當時曾想「讓兩岸作家組個籃球隊上場比賽」。台灣隊是張大春、朱家姊妹等,大陸隊是莫言、蘇童、余華等。但這十年,兩岸不再旗鼓相當。

不過,也正因遠離文學黃金時期,駱以軍認為,台灣卅歲這輩作家,寫長篇小說專注度比大陸隊好一點。如甘耀明、童偉格、陳淑瑤等人寫作的「慢速」、「淡到極淡」,形成獨特風格。

http://udn.com/NEWS/READING/REA8/585650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