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殿文

陳玉慧的創作近年確有對跨文化題材「劃地為王」的傾向,從形式上突破到題材的多元,她的答案是「我是個精神遊牧者」。

由香港浸會大學文學院於二零零五年創立《紅樓夢獎》、獎金高達三十萬港幣(約四萬美元),第一屆首獎就由陳玉慧的《海神家族》、賈平凹的《秦腔》、香港作家董啟章的《天工開物》等共同獲得決審團獎,陳玉慧的作品已是華人文學世界中一塊不可或缺的瑰寶。

《海神家族》透過一位台灣女子的尋根之旅,透露家族的種種愛恨交纏,連結著台灣百年發展與近代中國人的飄搖歷史。在自己生命歷程之中,不斷從現實生活中突破困境,作者陳玉慧過去三十年來的寫作風格又何嘗不是如此?能夠從形式上的突破到題材上的多元,陳玉慧的答案是:「我是個精神遊牧者。」

所謂「精神遊牧者」,陳玉慧也提供了一個形象輪廓,沒有地理邊界的限制,卻有不同文化認同的體驗;可能是個無政府主義者,卻是不同國族之間的橋樑。

放眼陳玉慧的作品,近年來也的確有著這種對於跨文化題材「劃地為王」、「精神遊牧」的傾向。

陳玉慧最早也是「三三期刊」的一員,在台灣文壇的輩份頗高,大學中文系畢業之後赴法國深造,她曾經隨西班牙小丑劇團巡迴演出,並且在法國陽光劇團實習和紐約百老匯當導演,後來又去當了政治記者。回首審視飄泊的生涯,陳玉慧認為:那樣的人生旅程無關叛逆,而是尋找愛的過程。

擔任報社歐洲特派員,讓她去過許多戰爭和國際新聞的現場,訪問過無數國際領袖與精英,多年來不定期為德語媒體《南德日報》及《法蘭克福廣訊報》撰稿,她也被舞蹈家林懷民譽為當代最動人的散文家,文學評論家陳芳明稱以台灣的「世界之窗」,知名德國作家史諦曼(Tilman Spengler)認為是「德國文壇最值得期待的新進作家」。八九年出版的「徵婚啟事」,讓陳玉慧到達了小說創作第一個高峰。她當時做了另一種嘗試,用假名在幾家報紙上刊登了一則徵婚啟事:「生無悔,死無懼,不需經濟基礎,對離異無挫折感,願先友後婚,非介紹所,無誠勿試。」

這麼一則徵婚啟事,吸引了一百零八位男士前來面試,陳玉慧把其中四十二位跟她互動的情形,寫成了一本書,書名就叫《徵婚啟事》。《徵婚啟事》後來被改編拍成了同名電影,由陳國富導演,劉若英、金士傑、顧寶明、鈕承澤等人演出。劉若英還因為演《徵婚啟事》獲九九年亞太影展最佳女主角,所以許多讀者也認為紅遍大陸的電影《非誠勿擾》其實就是另一版本。

一九九零年代,陳玉慧和德國籍男友明夏結婚,她有時向丈夫解釋她的家族歷史。陳玉慧生於台灣,她的父親從北京來台,祖先卻是蒙古人;她的外婆是琉球人,外公則是四百年前來台灣的福建人。在聊天的過程中,明夏感到她的家庭觀很特別,問她為甚麼不把這些寫下來?這讓陳玉慧回想當年大學課堂上,知名作家朱西寧對她的期待,於是,她漸漸產生書寫這些故事的慾望,這也是「海神家族」的由來。

從時間回溯文學的題材,也從地理的空間審視差異的美感,陳玉慧的創作越來越成熟。近年來,她還處理兩項和中國文化息息相關的題材:瓷器與茶。她認為,隨著中國大陸的開放和經濟的崛起,華文作家最大的挑戰,其實還是誠實的面對自己,從時間、從空間不再逃避一些切身應該處理的題材,華文現代文學將承續起另一個偉大的傳統。■

(陳玉慧是今年七月亞洲週刊與香港書展合辦「名作家講座系列」特邀講者。)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Channel=as&Path=2447214872/21as1a.cf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