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阿乙:我可能会关注喑哑一群

来源:东方早报

编辑: 张美英

作家阿乙,北岛称他为“近年来最优秀的汉语小说家之一”。

阿乙的首部长篇小说《下面,我该干些什么》于今年2月出版,是根据真实的“无理由杀人案”进行的一场演练。作家阿乙在这本书前言中说,他的这篇小说取材于一则简短报道:一个年轻人杀死同学,没人能找到他的动机。于是,阿乙就给他“找到了”一个动机,并写成了这部小说。 Click here to read more »

Geling Yan: “Las mujeres son las mayores víctimas de la guerra”

El Confidencial

FoW Spanish cover

 

Hao Dou Madrid, 15 mar (EFE).- “Las mujeres son las mayores víctimas de la guerra”, asegura la escritora estadounidense de origen chino Geling Yan, que acaba de publicar en español “Las flores de la guerra”, una novela que refleja el horror desde los ojos de una niña y el espíritu de solidaridad como medio de supervivencia. Click here to read more »

Pretty petals of Shanghai

Duncan Jepson tells Ysabelle Cheung why he explores the role of the Chinese woman in his debut

Duncan Time Out Click here to read more »

张艺谋委员:希望韩寒拍好电影(图)

来源:中国新闻网

3月4日下午,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文艺界委员举行小组讨论。北京电影学院院长张会军(左)和导演张艺谋(右)、冯小刚、尹力、冯小宁、陈国星等6位全国政协委员提交了“加强对电影产业支持和整顿”的联名提案,再次呼吁降低电影票价。中新社记者李学仕摄

中新社北京3月6日电(记者郑巧)“现在一些大陆年轻导演表现很好,比如《失恋33天》就拍得很有特点。台湾也有一些优秀的年轻导演,九把刀就是很好的例子。”知名导演张艺谋6日在回应关于中国电影面临的挑战时,特别强调要做好人才培养,希望年轻导演的作品更多样化。 Click here to read more »

Les années fastes, par Chan Koonchung

La Chine, le meilleur des mondes? Chan Koochung livre sa version des faits dans un roman réussi.

Fat Years French Click here to read more »

阿乙:我最开始想写一部《罪与罚》

一个作者,还是一个正义的作者”,这是阿乙新书《下面,我该干些什么》自序的标题,与文化圈争论的“知识分子是否一定要是时代的道德精英”一样,奉上符合普世价值观的圆满,或是奉上真实世界,始终是一个艰难的选择。阿乙选择了后者。文 李谦

《下面,我该干些什么》是阿乙的第三本小说,也是首部长篇,与之前的《灰故事》、《鸟看见我了》都不相同,这次的故事是一个漫长的、却又倏尔即过的杀人事件。主人公从准备杀人、买凶器、逃亡、自首,甚至到申诉一环不少,唯独没有的,是一个人人渴望了解、然后能狠狠啐上一口的“动机”。是的,小说里的十九岁男孩毫无缘由地杀死了自己善良的女同学,而这“毫无原由”分明又是一个积怨已久、极充分的理由——这个操蛋的世界。

“它把我挖空了,在一段时间内我可能都会很焦躁。”阿乙说这是他写得最苦的一本小说,无论从精神上还是肉体上。写这本书时他在某门户网站上班,非常辛苦。一个作家在累死人不偿命的IT公司工作可以有很多种原因,当时吸引阿乙的则是网络公司丰厚的住房公积金。没错,催结婚、交月供、巨大的工作压力都是阿乙厌恶的,但是他打算牺牲一部分自己以慰藉逐渐苍老的父亲。
一年以后小说写完了,阿乙回到了那个惯于忧虑的状态。由于长时间对生死的思考,让他的论调变得不那么平易近人,却又真实得让人自感羞愧——如何去呈现真实、而不是盲目地相信所谓真善美,才恰恰是这个时代最需要的。 Click here to read more »